清明將至,河南永城農民李敬齋來到廣州中華永久墓園,在著名骨科專家袁浩教授的墓前獻上了一束白菊。
  24年前,患上股骨頭壞死症的他抱著一線希望,東拼西湊了2000多元錢,和妻子赴穗求醫,幸得廣州中醫葯大學第一附屬醫院袁浩醫生的無私相助。
  6年前,袁浩夫婦先後中風,李敬齋夫婦毅然辭工,不遠千里從家鄉來到廣州照顧恩人。3年前,85歲的袁浩病逝,李敬齋夫婦卻選擇留在廣州,繼續照顧袁浩的妻子。如今,老太太已經91歲了,李敬齋夫婦仍然沒有離開,一直在報恩。
  ●南方日報記者 曹斯 實習生 白晨暉 通訊員 方寧 張秋霞
  患者受恩河南農民得名醫無私相助
  1990年4月的一個早晨,李敬齋和妻子梁桂英敲開了廣州中醫葯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骨科教授袁浩的家門,“教授啊,求求您救救我。”
  袁浩細問之下得知,李敬齋和妻子是河南商丘永城市順和鄉張莊村人,千里迢迢來到廣州只有一個目的:治病!李敬齋由於三年內遭遇兩次車禍,兩腿先後骨折,不幸患上了股骨頭壞死症。
  “老家的醫生治不好我,說我可能要終身卧床,但我上有老下有小,身子不能垮呀。”李敬齋回憶,當時聽說袁浩是治療股骨頭壞死的著名專家,便急忙東拼西湊了2000多元錢,和妻子南下求醫。
  不過,袁浩為難地告訴李敬齋,單單住院押金就要交1萬元。一聽這話,李敬齋急得扔掉拐杖,和妻子“撲通”一聲跪在袁浩面前。
  “當時,袁教授讓我們趕緊起來,他來想想辦法。”李敬齋回憶,袁浩很快行動起來,不僅找醫院說情減免費用,還幫梁桂英找到一份病房臨時工的工作,這樣一來,梁桂英既能照顧住院的丈夫,又能賺些錢做生活費,“最令我激動的是,袁教授答應親自為我動手術。”
  手術前,李敬齋特意準備了一個500元錢的紅包,讓妻子悄悄地塞進袁浩的一本書中。沒想到術後第三天,袁浩的太太竟然拎著大包小包的營養品前來看望,並退還了那個500元的紅包,讓李敬齋夫婦感動落淚。
  出院時,儘管醫院已減免了費用,李敬齋還欠著1000多元錢。“要不我們留在醫院繼續打工還錢?”當時,李敬齋和妻子這樣商量。
  但這個“好主意”被袁浩拒絕了。“他對我們說,欠的錢他來想法子。到了第二天,他告訴我們所欠的醫療費已經免掉了,還把兩張火車票塞到了我的手上。”李敬齋回憶說,他和妻子就這麼回家了,直到幾年後,偶然在一本叫《愛舟競珠江》的書上看到袁教授曾幫一名河南農民患者墊付醫葯費,才明白自己欠下的那筆住院費被袁教授交了。
  李敬齋趕忙把錢寄給了袁浩,可是沒過多久,錢又被退了回來。
  千里報恩患者赴穗照顧患中風恩人
  休養一年後,李敬齋終於不再需要拐杖。
  病醫好了,情卻未斷。此後多年,李敬齋一直和袁浩保持著聯繫。每逢春節、中秋,他都不忘給袁浩寫信或打一個電話問候。袁浩也在百忙之中抽空回信,叮囑他要記得複診,註意身體,還寄來了藥品。
  2008年9月,在袁浩的一次來電中,李敬齋得知,袁浩的夫人在當年4月突然中風,生活不能自理。最近,請來的保姆又辭職了,袁教授正為此發愁。
  “袁教授對我真的是太好了,真想幫幫他。”李敬齋萌生了和妻子去廣州照顧袁浩一家的念頭。
  然而,擺在李敬齋面前的是一個艱難的選擇:父母年過八旬,母親患帕金森綜合症多年,還有哮喘、腦血管疾病,父親也有輕度老年痴獃症。“我一走,就全靠患小兒麻痹症的弟弟照顧年邁的父母。”想到這,他著實放心不下。
  沒多久,李敬齋便和妻子踏上了南下報恩之路。來到廣州後,梁桂英照顧袁浩的太太,李敬齋也在袁浩的介紹下到附近的友好醫院做清潔工。
  “袁教授老想給我們工錢,可收了錢,還叫報恩嗎?袁教授就說,那先幫我們存著。”李敬齋說。
  沒想到,2009年5月,袁浩也突然中風住院,李敬齋馬上辭工到醫院照顧他,每天幫他擦身,陪他散步,還一個字一個字教他“學說話”;晚上,袁浩因肌肉收縮痛得睡不著,李敬齋就反覆幫他按摩雙腳,直至其安然入睡。
  在李敬齋的悉心照料下,袁浩的身體一天天好起來,走路不再需要拐杖,說話也慢慢清楚了。他曾開心地表示,自己恢復快有李敬齋的功勞。
  不離不棄恩人去世繼續照顧其妻子
  轉眼近6年過去,儘管在2011年袁浩就去世了,可直至今日,李敬齋夫婦還在照顧著袁教授90多歲的妻子。
  對於他們為什麼堅持留下來,李敬齋說:“我們放心不下,走不開啊!袁教授的子女都工作很忙,而老人家身邊一刻都離不開人。”
  2010年9月20日,袁浩重病入院。期間,李敬齋得知了遠在哈爾濱的二兒子腦出血的消息。“當時恨不得馬上飛到兒子身邊。但是,袁教授在ICU病房,每天只有一小時的探視時間,我實在走不開。”說到此處,李敬齋眼裡泛起了淚光。
  這幾年間,有人給梁桂英介紹過幾份不錯的工作,可以在工作之餘照看小孫女,但為了照顧恩人,兩人最終都放棄了。
  李敬齋坦言,要堅持下來不容易,“但我不能沒有誠信!袁教授病重時對我說,擔心走了沒人照顧妻子。我說,您放心吧,我們既然來了,就會好好做下去的。”
  袁浩教授去世後,廣州中醫葯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的黨委書記冼紹祥考慮到李敬齋年紀大了,給他找了一份在職工宿舍區做門衛的工作,“院領導一直記著我們,每年職工體檢都讓我們夫婦參加。”對此,李敬齋很感激。
  他還告訴筆者,早在2012年4月15日,他和妻子就填寫了遺體捐獻登記表,“也不知道還能做什麼,這算是我們回饋社會的方式吧。”
  ■對話
  照顧袁教授夫婦是最好的報恩方式
  南方日報:您離家多年,堅持報恩的動力來自哪裡?
  李敬齋:人說“滴水之恩,涌泉相報”。袁教授對我有這麼大的恩情,照顧他們是我想到的最好的報恩方式。
  南方日報:照顧老人家需要很大的耐心,很不容易吧?
  李敬齋:我和妻子是這樣想的,要把袁教授和他太太當成我們的父母來照顧。
  南方日報:能這麼做很難得。
  李敬齋:換了其他人也會這樣做的,還會做得比我更好。
  南方日報:有什麼願望嗎?
  李敬齋:4年來,我妻子因為照顧袁老太太脫不開身,一直沒回過家。如今,我的小孫女已經4歲了,我最大的願望就是能讓妻子儘快見上小孫女。
  廣東省“關愛好人”基金捐款方式
  開戶行:中國銀行廣州農林下路支行
  戶名:廣東省宋慶齡基金會
  賬號:697757760206  (原標題:患者為報恩照顧醫生夫婦不離不棄)
創作者介紹

石景山

kwwfouaxn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